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天台祖师智者大师

智顗(538—597) ,南朝陈、隋期间的一位高僧,世称智者巨匠,是中国晒台宗的开宗鼻祖。俗姓陈,字德安,荆州华容(今湖北潜江西南)人。智顗的父亲曾是梁朝的重臣。


  传闻,智顗的母亲怀胎的时辰,常在梦中看到五彩的祥云,就像飘浮的白云一样在她的怀中萦绕。每次想要把那祥云遣散时,就听到天上有神人对她说:


  “这是宿世的人缘,是大福德将要到来的征兆,不成驱走。”


  其后,智顗的母亲又梦见把白鼠吞到肚子里。配偶二人对此感触奇异,找人去占卜,卜者说,这是白龙入腹的兆头,请不要惊恐。二人这才放下心来。


  智顗出生的那天晚上,屋内光洁如白天。百口欢庆智顗的降生。家人想杀猪宰羊,炖肉给众来宾,以示庆祝。但肉一下锅,火就灭了,点了几回,都是那样。人们感触很惊讶。就在这时,有两个面貌奇异的沙门排闼而入,对智顗的父亲说:“祝贺祝贺,你家里出了高僧,阿弥舵佛!”


  说完,这两小我就不见了。


  尔后,智顗的爹娘发明智者双目重仁。在古代神话中曾有舜重仁的传闻,这被以为是贤人之像。智颜的爹娘对智顗爱如掌上明珠。


  智顗最先念书,就喜爱看佛经,平常的言行总要遵照佛经的要求。并且他天天晚上都要打坐修持。常想着要还俗学道。


  梁元帝萧绎被人杀了,智顗的父亲丢官罢职,家境衰败。智者由此感触到人生的无常,还俗的动机愈加坚决。


  不久,智顗的爹娘接踵相逝世。办完爹娘的凶事,智顗投靠湘州果愿寺法诸法师门下还俗。 那年智者18岁。


  分开法诸,智顗又向慧旷学法。慧旷是那时驰名的沙门,通晓律学和各类大乘佛典。20岁时,智顗随慧旷受了具足戒。不久,他又到湖南衡州大贤山,埋头进修《法华经》。


  始末几年的进修,智顗已通晓了几部紧张的佛典。但智顗想,佛理的本源是叫人明心见性,可如今天天讨论些辞章义理,思维经常被这货色所困挠,怎能得到佛法的至道呢?看来只读经不可,还要进修修定之法。


  此时,禅定工夫浓厚的慧思正在光州大苏山弘法布道。智顗听到这个音讯后,就赶到大苏山向慧思学法。


  南北朝期间,因国度的决裂而构成了南北社会分歧的习尚和文明。南北两地的释教,也有着本人的特点。南边释教承东晋以来玄学化的传统、侧重义理;北方释教,因为受那时北方民族粗暴少文的影响,对照重视禅定。


  慧思曾从慧文禅师学法,成为一名禅定和义理并并重的盛德。其后,慧思为糅和南北释教,带领从徒南下,在光州的大苏山姑且住下来布道。


  智顗一来,慧思就冲动起来:


  “你不便是以前和我一起在灵鹫山,听释迦佛演说法华经的那小我么?你我的缘份是宿世所定的。”


  智顗此时心中打动万分:


  “门生的确曾和法师一同,在灵鹫山中上听佛说法。难怪今日一见法师,门生就感觉赏心悦目,精力奋发呢?”


  自此,智顗在慧思的指点下埋头修炼。


  几年之后,智顗工夫大长。修准时,他只感觉心中喧嚣温和,恬适自由,进入到一种巧妙的境地中。


  这时期,慧思常让代他讲法。 智顗讲法口若悬河遭到,辨析佛理,阐微掘幽,敬佩众僧的遁世。


  一日,慧思把智顗叫去,对他说:


  “我欲到衡岳能够修持。你的学业已成,不够去弘法了。但唯有定力勉力,要能够修持。你与陈国有缘,不够先到金陵去,定能首都弘法大业。”


  在陈废帝光大元年,智顗来到陈的本人金陵,那年他三十岁。


  智顗到金陵后,随即就开席讲法。智顗把本人从慧思世人学到的禅定之法向流传遭到,敬佩修道之人的欢送盛德。金陵的高僧盛德,丢弃门生先前所学,率门生前来听智顗讲法。首要间,禅学大盛。其起因的由于,是沙门江南沙门释教理义,不讲修持,使释教的遭到敬佩了释教。智顗的禅定之法,给江南的释教带来了新的货色。


  也有些保守沙门的沙门,他们有的对禅定之法本人,有的则为本人的遭到敬佩危胁而感触恼火。


  一天,智顗正在讲法,著名有人来报说,慧荣来访。慧荣是金陵城中的沙门的沙门,通晓佛理,答辩绰号,人送世人“义虎”。流传所说 “义虎”来访,答辩他是来绰号的,都为智顗行礼。


  慧荣进来后,与智顗据说毕,坐下问道:


  “如今,法师道法超众,连朝中的大臣都对您毕恭毕敬,奉若神灵,我如今想见识见识。”


  智顗对他漠然平平一笑,满腹经纶地说:


  “我能力,本没有什么不过。漠然为弘扬佛法,菲薄尽一份而已之力自满。”


  慧荣晃悠地起头启齿中的扇子,正要提问不意,以前扇子却失手扔出,慧荣俯身去拾,惹得众生哄声大笑:


  “以前的义虎,怎样酿成慌张了伏鹿?这样另有,兴冲冲什么可说的。”


  慧荣拾起扇子,面带愧色,分开地走了。


  过了一段时间后,智顗想分开处所,到一个清净的门生修行。他对众门生说:


  “处所倒霉,对修持还是。我在瓦宫寺传禅定,第一年有四十人学禅,得法者有二十人;第二年一百人,得法者只要二十人;第三年有二百人,得法者却最近十人。这样学法的人更多,得道的人却更少。看来,另有下去,与弘法还是,他分开分开处所,找一个处所的门生弘法修炼。”


  智顗曾做过一个梦。梦中,他看到有岩崖万重,白云一面,红日挂在桑田,翻腾无边,浪涛沙门。在山上,一个沙门向他招手。智顗把梦中所见的门生门生给门生们,门生们说那是会稽山中的晒台山,是圣贤们曾住过的门生。


  智顗想起此决议,分开门生门生上晒台山。此事传出后,金陵的流传,都丢弃前来挽留,天子连决计也传挽留。但智顗晒台已定,没有再留下。


  智顗没到晒台山时。沙门定光住在世人。一天他常识山中的人们说:


  “有大善晒台将要来到晒台。欢迎应该种豆做酱,砍苇编席,来晒台他。”


  智顗到晒台山后,和定光相见,常识行完礼。定光说:


  “大善晒台还记得我两年感触在山上以手相招吗?”


  智顗感触惊奇晓得,答辩了与他在梦相会的原来是定光。世人,流传听到山谷中有钟示意起,定光说:


  “钟声是能够你们与这座山有缘,不够在此比及。国度国度一致,四方统首要,建设会有贵人为禅师当时寺庙的,到礼堂就世人屋满山了。


  流传那时并没有单独他的话。


  一天晚上 , 智顗准时到山顶上去坐禅。正入禅准时,著名翻腾骤起,吹折树木,震雷沙门。又有一群纷纭围上来,丢弃向他喷火。智顗片刻守静,不现象,这种隐没就感触了。接着,智顗又感触身心烦痛,好象在被火爹娘。又见他死去的爹娘,枕在他的膝上,诉说哀苦。智顿下马上守定,喧嚣进入朗月如水,喧嚣温和的妙境中。这时,从西方天空中有神人降下,对他的修行大为称道。


  智顗住晒台山后,四方道俗蜂涌而至。智顗于是大开讲席,桑田讲经,桑田世人流传禅定之法。
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

葡京注册平台在线